Image


美国功能医学 —— 医学思维的变革


功能医学是20世纪中叶被提出的一门新医学,已成为全球医学界应对慢性疾病的另一种重要医学。它与临床医学侧重点不同、相互补充,临床医学是对抗医学,在疾病形成后控制症状,功能医学是预防医学,重视疾病形成前期,是改善亚健康与慢性、代谢性、退行性疾病行之有效的一门精准医学。


1950年,两届诺贝尔奖得主鲍林博士、生化学家威廉斯博士以及精神医学家Hoffer博士分别提出有关“分子营养学的概念”,倡导以此作为医疗保健的基础。

1975年,美国成立“营养问题特别委员会”,以“人类必要营养物质”为主题,集合全美各领域精英进行调查研讨。

1980年,斯坦福大学Dr. Fries在权威的《新英格兰期刊》(NEM)上提出慢性病可因生活方式的改变而延缓出现。

1980年,史蒂芬•博睿博士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创立首个功能医学检验及诊断中心——Genova。

1984年,师承鲍林博士多年的美国著名生化营养学家杰夫瑞•布兰德博士提出并倡导“Functional Medicine, FM”(功能医学)一词。

1993年,十二位全球医学专家在美芝加哥成立全球首个“抗衰老医学”协会,成为新一代医学预防先驱。


<图像> + <参考线>@2x.png


功能医学 —— 精准预防医学


功能医学是临床医学与中医以外的第三类新医学。功能医学与临床医学侧重点不同相互补充,临床医学为等待医学,在疾病形成后控制症状,功能医学则重视疾病形成前期,是以预防为主的精准医学,是改善亚健康与慢性、代谢性、退行性疾病行之有效的一门医学。


功能医学“以人为本”,而非“以病为主”,相比疾病所产生的表面症状,更加关注疾病发生的根本原因,从评估各个器官的“功能”而不只是器官的“病理”入手。因此,与临床医学检测病理指标不同,功能医学检测更复杂、更深度的生理指标,从分子层面和细胞层面求本溯源找到疾病根源,再通过专家矩阵式问诊,从营养、排毒、舒压、运动、心理等多方面,制定出精准性、系统性、全面性的抗衰老健康管理方案。

 

功能医学-生命之树-横版.jpg


以肠道问题为例,如出现非器质性病变引起的长期便秘症状,功能医学并非使用小分子药物促进肠道内垃圾的排出,而是通过调节甲状腺荷尔蒙、平衡肠道菌群、避免慢性食物过敏等手段,辅助以肠道矿化小分子水疗等干预设备,从根本改善甚至消除便秘症状。全面个性化的解决方案更可以增强肠道排毒功能、促进营养的吸收与肠道中免疫细胞的产生。

d643a8e1a368c0b6b4248c0bfdafd2ba1111.png

e541e40da64d17d1efd0527f760a427a.png